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金策略:拜登新内阁主要人选的主张与可能影响

【中金策略|海外】拜登新内阁主要人选的主张与可能影响 

来源:Kevin策略研究

拜登新内阁主要人选的主张与可能影响

——2020年11月23日~11月30日

近期主要资产和板块均体现预期总需求恢复和经济顺周期修复逻辑,接下来重点关注美国感恩节假期消费及美国短暂缓解的疫情是否会因感恩节出行而增多:

1)Adobe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假期线上消费依然强劲;

2)11月美国PMI也继续向好;

3)欧洲疫情传来更多好消息,封城已经起到效果。

美国联邦总务署(GSA)启动交接程序,表明新一任总统和政府的权力交接正在往平稳顺利方向过渡。同时,当选总统拜登的内阁班底主要可能人选也逐渐浮出水面。我们在本文中重点介绍分析前副国务卿布林肯(国务卿)、前美联储主席耶伦(财政部长)、以及前国务卿克里(气候特使)的背景与主张。

市场动态:周期价值领涨,黄金大跌;感恩节线上消费强劲,关注疫情

过去一周,虽然临近感恩节美股市场成交相对清淡,但受美国大选权力交接朝着平稳顺利方向发展(联邦总务署GSA开启交接程序)、拜登计划提名前美联储主席耶轮担任财长、疫苗进展积极(阿斯利康疫苗有效率达90%)、PMI向好等多重因素推动,全球风险偏好继续改善,美股道琼斯指数首次站上3万点大关再创新高。虽然相比早就已经收复失地创出新高的纳斯达克与标普500指数,道指新高有点姗姗来迟,但这一表现也契合疫情后经济修复背景下板块内部的顺周期方向扩散的逻辑,毕竟道指中以所谓的“老经济”板块居多。

主要资产和板块均体现市场预期总需求恢复和经济顺周期修复的逻辑:如原油和铜;与大宗商品紧密相关的澳币、巴西和俄罗斯股市;与全球贸易条件更为敏感的日本和韩国股市、以及能源、金融、汽车、消费者服务等板块,这也与我们在《疫苗进展强化顺周期配置逻辑》以及年度展望《2021年海外市场展望:疫情径曲、补库通幽》的观点及配置方向基本一致。

接下来重点关注美国感恩节假期消费以及美国短暂缓解的疫情是否会因为感恩节假期出行而增多。一方面,得益于美国财政大规模转移支付下强劲的消费需求是美国疫情以来增长修复的主要动力,同时也拉动了中国出口并导致美国消费品库存骤降。但是,第二轮财政刺激持续僵局和近期疫情大幅升级使市场担心需求的持续性。Adobe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假期线上消费依然强劲,感恩节当天线上消费同比增长22%达51亿美元,“黑五”消费规模高达90亿美元,同比增长22%。

另一方面,欧洲疫情继续好转,新增、住院和死亡率都在改善,表明封锁措施正起到效果;美国新增确诊也大幅回落至10.6万人,但需关注感恩节后是否会因出行而再度激增。

►资产表现:大宗>股>债,价值周期领涨,黄金大跌。过去一周,美元计价下,大类资产排序为大宗>股>债;天然气、原油、巴西、日本与韩国股市、铜领涨;比特币、VIX多头、黄金、美元指数落后。美股价值周期板块继续领先,能源、银行、汽车与零部件板块领涨。上周,黄金跌破1800美元/盎司,这与美元指数走弱以及实际利率下行并不相符,更多体现了风险偏好的抬升。

►情绪仓位:VIX回落,日本新兴均已超买。过去一周,VIX指数和美股put/call比例继续回落,但日本及新兴已进入技术上超买区间。

►资金流向:加速流入欧美;海外资金大幅流入中国。过去一周,美国与欧洲均加速流入,中国流入规模也大幅增加。债券市场方面,高收益债和信用债加速流入,利率债加速流出。

►基本面与政策:美欧11月PMI剪刀差进一步扩大。虽然11月疫情持续升级,但美国Markit制造业PMI并未受到太多影响,创2014年以来新高,这与欧洲11月PMI的回落形成鲜明对比,剪刀差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美国10月耐用品订单环比维持强劲增长(1.3%),表明经济依然维持较为强劲的增长态势。盈利上,标普500指数2020年EPS一致预期同比下降14.7%,市场一致预期2021年同比增长21.9%;全球主要市场盈利调整情绪除美国外继续改善。

焦点讨论:拜登新内阁主要成员的背景、主张和可能影响

虽然特朗普总统目前仍未正式承认败选,但上周美国联邦总务署(GSA)启动交接程序,表明新一任总统和政府的权力交接正在往平稳顺利方向过渡,这也降低了市场担心出现混乱局面的风险,成为提振美股市场上周表现的一个主要因素。

与此同时,当选总统拜登的内阁班底主要可能人选也逐渐浮出水面,因此了解他们的主要主张、背景,对于分析未来政策可能走强及潜在影响也有重要意义(《美国大选结果的三层影响》)。需要说明的是,提名能否最终得到任命还需要参议院确认,而佐治亚州2个席位的归属(1月5日加时选举)将决定参议院最终由谁控制(目前参议院共和与民主党席位为50 vs. 48),目前来看共和党以微弱优势继续控制参议院的可能性相对较高。

我们在本文中重点介绍分析前副国务卿布林肯(国务卿)、前美联储主席耶伦(财政部长)、以及前国务卿克里(气候特使)的背景与主张,具体来看:

►珍妮特·耶伦(前美联储主席):可能提名为财政部长。耶伦(JanetYellen)曾在金融危机后复苏时期出任美联储副主席(2010~2014),在两院均由共和党控制时期出任美联储主席(2014~2018)。如果出任财长,预期将对经济复苏政策、两党协同和财政与货币政策的配合起关键作用。

耶伦的职业生涯开始于教职,其研究集中于就业领域。耶伦和其丈夫阿克尔洛夫(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一样是凯恩斯主义者,坚信市场经济只有在政府监管和调节下才能正常运转。1994年入职美联储,此后在奥巴马任期间就任美联储副主席,并在2014年两院均为共和党的情况下出任美联储主席。

在其任职期间政策偏向鸽派,以就业为优先目标,愿意冒着一定通胀风险维持低利率和温和政策以刺激就业最大化。耶伦担任美联储副主席期间正是美国经历2008年经济危机后的复苏时期,她协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制定一系列量化宽松政策以刺激经济,并在2014年出任美联储主席后采用渐进式加息方式温和收紧经济刺激期间宽松的政策。考虑到其鸽派立场和美联储工作经历,若能出任财长,市场预期能更好推动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在两党之间甚至是民主党内部维持平衡。

财政和经济政策方面,耶伦在疫情期间多次强调财政刺激的重要性,因此不排除有望重启美联储紧急贷款计划。近期,财政部长姆努钦在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信中表示将不会延长即将于年末到期的美联储疫情以来的大部分贷款计划(Fed’s emergency 13(3) lending programs)。与此同时,姆努钦还要求美联储将未动用的资金退还给财政部。截止当前,美联储仅发放了总计250亿美元的贷款,仅为上限2万亿美元的1.25%,实际影响很小,但作为保护伞的紧急货币政策工具的退出增加了美联储使用其他政策工具的可能性。

相比之下,耶轮赞成政府采取进一步的财政刺激以避免失业情况恶化,并建议为各州政府提供资金(向地方政府的拨款一直是两党政策争议的核心)。耶伦在美联储工作期间与鲍威尔保持密切联系,在当前财政部长姆努钦决定今年末紧急贷款如约到期的情况下,不排除有望再次与美联储合作,重启该计划以资助更多中小企业[1]。不过由于下任政府若要动用这笔资金需经过国会批准,因此分化国会会对快速重启美联储紧急贷款计划带来一定障碍。

中美贸易方面,耶伦并不支持通过增加关税的方式作为对华贸易战略。在1月香港出席亚洲金融论坛发表讲话时称,特朗普政府第一阶段协议未能解决和中国长期存在的贸易问题,例如中国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涉及到国家安全的技术问题(5G、人工智能和技术转移等领域),反而增加了美国制造业和消费者的成本[2]。但这并不代表她主张取消对华限制,耶伦仍旧认为对华政策是美国面临的非常棘手的问题。

►安东尼·布林肯(前副国务卿):提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Blinken, 奥巴马任期美国副国务卿、副国家安全顾问)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内参与制定美国对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国的外交政策。在2015年布林肯作为美国副国务卿参与制定伊朗核协议,近期担任拜登的高级外交顾问。作为奥巴马时期的高级外交成员,布林肯代表着美国多边主义的外交理念。

布林肯与欧洲关系深厚,表示欧美关系为美国“第一选择”,将重建欧美联盟。若被参议院确认,布林肯或将带领美国外交政策回归到奥巴马时期多边主义,重建欧美联盟。2020年7月,布林肯在美国智库哈德森学院(Hudson Institute)采访中表示,促进欧洲盟友关系是“在面对美国未来挑战时的第一选择”[3]。

布林肯在上文提到的采访中表示,中国关系方面,需要先修复美国的相对实力。布林肯表示特朗普时期美国相对实力受挫,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特朗普政府时美国削弱了与核心盟友的关系,尤其在亚太。布林肯表示盟友关系是美国核心实力的重要来源,而特朗普时期疏远盟友政策(如退出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和约、TPP,及威胁从北约撤资)削弱了美国长期建立的联盟关系。据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日本与澳大利亚居民对美国的认可度仅为41%和33%,为历史最低[4]。2)美国在国际机构影响力下降。特朗普任期下,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20年疫情爆发期美国宣布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特朗普也曾多次指责WTO,并自2018年起阻拦WTO上诉机构的新法官任命。3)价值观方面,特朗普政府放弃捍卫美国价值观。布林肯认为特朗普任期下美国逐渐丧失了道德的高点。4)美国当前国内政治社会混乱降低“美国模式”的吸引力。布林肯认为,在特朗普政府下,美国民主制度与价值观受到攻击。两党分歧加大,民粹主义兴起并受到鼓舞。这不仅使美国国内加大对自身的怀疑,也在世界范围内降低了美国模式的吸引力[5]。

布林肯表示,与中国良性、公平的竞争或将美国推向更好的长期发展轨道。例如,美国在拜登任期下或将资源优先配置于修复自己的竞争力,发展基础设施、教育和卫生系统。布林肯也表示将把美国的价值观重新置于外交政策的中心。在修复美国相对优势后,布林肯表示将和中国在利益明显重叠的领域(如气候变暖、新冠疫情和核扩散等)合作。

►约翰·克里(前国务卿):提名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JohnKerry,奥巴马时期国务卿)或将担任的气候特使是拜登新创立的内阁职位,同时也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

拜登提名外交老将克里担任气候方面最高级别代表表示美国将气候问题置于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的中心地位。克里长期倡导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1992年,克里作为美国代表团成员出席第一届里约热内卢地球高峰会议。2009年,时任参议员的克里推动有关气候变化的法案。该法案针对美国整体碳排放设定上限,并允许美国公司进行碳交易;但法案最终未通过参议院投票。2016年,克里作为国务卿代表美国签署了巴黎气候协议。

国内方面,克里或将负责执行拜登竞选期间有关气候的主张,但落实仍需国会批准。拜登的竞选计划中提出许多关于支持新能源及碳中和的详细政策,比如确保美国在2030年前实现公交车及所有新建商品房的零碳排放、5年内安装5亿块光伏组件等。整体来看,拜登新能源政策的目标是确保美国实现100%清洁能源经济并在2050年前达到净零碳排放。作为总统的气候特使,克里将负责推进美国政府执行拜登的一系列有关气候的政策主张,并负责协调国会两院推进相关的立法。

国际方面,克里或将再次代表美国参与国际气候谈判,促进多边合作应对气候挑战,或为中美合作带来新的契机。在提名演讲中,克里表示没有一个国家能单边地解决全球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挑战,上任后或将促使其他国家采取更积极的行动遏制气候变化,其中与中国的合作将是关键。据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统计,美国占据世界碳排放量仅15%,而中国碳排放已占世界的28% [6]。拜登政府与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有较大的利益重叠,克里作为国务卿时也与中国长期合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中金策略:拜登新内阁主要人选的主张与可能影响